中文
焦点图片
马术装备

随便一套装备2万元冬奥会来了如何让三亿人常年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4-11 11:57

  三亿人,常年,滑雪?这看起来并不是一个“小目标”,但卞志良已经开始行动了。去年,卞志良在山东省体育中心开了一家名为“三翼”的冰雪运动俱乐部,“三翼”其实就是取了“三亿”的谐音。

  卞志良是泰山体育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泰山体育”)的董事长,而泰山体育是国内体育器材方面的领军企业。

  除了铺设1000平方米的仿线台模拟滑雪机和其他装备之外,“三翼”冰雪俱乐部目前全部免费教学,承担教学场地、师资和教学设备等全部费用。

  卞志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三翼”的模式今后将推向全国,包括广州、深圳这些南方城市,目的就是为了培养人们对冰雪运动的认知和热爱。

  日前,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了《关于以2022年北京冬奥会为契机大力发展冰雪运动的意见》(下称“意见”),除了要提高冰雪运动的竞技水平、在北京冬奥会上多拿奖牌之外,更提出“冰雪产业蓬勃发展,产业规模明显扩大,结构不断优化,产业链日益完备”的目标。

  冰雪运动产业规模有多大?卞志良告诉第一财经记者,2017年,中国的冰雪产业总规模约为3976亿元,到2020年冰雪产业总规模将达到6000亿元,到2025年会达到10000亿元。这包括从服装器材、场地设施、人才培训、运动体验、赛事表演到“互联网+”等方面都蕴藏着巨大市场和发展空间。这是一片“蓝海”,可以引诸多英雄竞折腰。

  在冰雪之乡吉林,冰雪经济已为当地经济和产业发展注入动力。2018年,吉林省接待游客人次和旅游综合收入同比增长15.15%和20.07%,分别高于全国平均水平4.65和9.17个百分点,其中冰雪旅游产业占比1/3。

  南方的“追雪”一族也越来越多。根据《中国冰雪产业发展研究报告(2018)》,在2017~2018跨雪季统计年度,滑雪人次达到1930万,其中南方区域(秦岭-淮河以南)滑雪人次为375万,占比近20%。报告认为,滑雪人次有望在2018~2019雪季首次突破2000万大关。

  根据体育总局、国家发展改革委等七部门联合制定的《全国冰雪场地设施建设规划(2016-2022年)》,到2022年,全国滑冰馆数量不低于650座;滑雪场数量达到800座、雪道面积达到10000万平方米、雪道长度达到3500千米。

  但现实的问题是,中国现有的雪场主要集中在东北、华北、西北地区,规模普遍不大、功能不全、雪期不长,雪季时人潮涌动,供不应求。同时,冰雪运动以前在国内发展缓慢,国内的器材制造商也很少,国际标准、器材生产基本被北欧、美国垄断。

  上述意见提出,力争到2022年,中国冰雪运动总体发展更加均衡,普及程度明显提升,参与人数大幅增加,冰雪运动影响力更加广泛。

  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日前接受新华社记者采访时,就这一目标进行了细化:即努力实现带动3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目标。

  但受自然环境的影响和限制,目前国内的冰雪项目集中在东北三省、内蒙古和新疆等少数地区,参与人群基数与全民人口数量相比寥寥无几。

  之所以呈现这种状况,除了季节与场地的约束之外,还因为我国冰雪运动多以体验式消费为主,真正有冰雪运动习惯的人很少。还有就是学习和参与冰雪运动需要较多的费用,入门门槛很高。

  新疆阿勒泰市阿尔泰山旅游有限公司董事长史志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游客到雪场,高昂的滑雪场门票价格、昂贵的滑雪装备,都会让很多潜在的滑雪爱好者望而却步,要把这些问题都解决了,就能够很好地推动产业发展。不能让滑雪在中国成为一种贵族的运动,否则实现不了“3亿人”的目标。

  史志强举例说,到滑雪场来滑雪,费用不菲,比如有的滑雪场门票一天就要700~800元。滑雪要买滑雪服等装备,像样的滑雪服就得4000~5000元,一个好一点的头盔得2000多元,眼镜2000多元,雪板7000~8000元,鞋子得4000~5000元,随便一弄都得2万多元。

  为什么滑雪门票的价格那么贵呢?这是因为水贵、造雪费用贵、电贵。造雪机能用的,就是进口造雪机,机器一开就得20多万元,压雪车300万~400万元,其他的一些滑雪工具,没有一样是便宜的,缆车建设也得几千万元,这让很多投资者望而却步。这些都是存在的问题。史志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

  “持续深入实施冰雪运动‘南展西扩东进’战略,不断推动冰雪运动四季拓展,充分调动社会各方积极性,依靠群众、贴近群众、发动群众、服务群众,让更多群众参与到冰雪运动中。” 国家体育总局政策法规司相关负责人在谈及“意见”时如是说。

  中国大众文化学会冰雪文化专业委员会主任单兆鉴,是中国第一位全国滑雪冠军,被外界誉为“中国滑雪之父”。他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南展西扩东进”战略,推动冰雪运动向四季拓展。这很大程度上改变了过去只是由中国东北省份承担冰雪运动发展主要责任的产业格局。这是一个大方向。

  史志强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当前的滑雪场运行,基本上都是公益性为主,很难实现盈利,所以对企业来说,投资滑雪场的动力不足;未来肯定还需要更多的滑雪场,因为雪场数量还不够。

  他说,建设滑雪场势必有一部分树木会遭到迁移、砍伐,有些滑雪场正是受限于生态红线,而制约了产业的发展。每年出境滑雪的游客超过30万~40万人,如果这30万人留在国内,能带来很大的经济效益,至少能够解决1.5万人就业。

  卞志良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冰雪运动装备的研发应属国家工程,仅凭一个企业的投入,往往难以为继,需要国家给予大力支持。

  史志强建议,国家应该像对待体育场馆一样,全力以赴地支持滑雪场地的建设。因为滑雪场所发挥的作用要远远超过体育馆,体育馆一天容纳几百人,而滑雪场能够容纳几万人,而且对产业的拉动也很大,能够解决很多人的就业。

  冰雪运动的普及和推广,学校教育也是关键方面之一。上述意见提出,推动全国中小学校将冰雪运动知识教育纳入学校体育课教学内容,制定并实施冰雪运动教学计划。

  4月2日,上海市教委、上海市体育局传来消息,确定格致中学等39所学校为上海市“北京2022年冬奥会和冬残奥会奥林匹克教育示范学校”,向明中学等57所学校为上海市中小学校园冰雪运动特色学校。

  毕竟尚在起步阶段,即使在学校推广也面临着瓶颈。泰山体育相关人士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冰雪运动进校园推广过程中,对于中小学的推进始终没有取得实质性进展。主要原因:一是中小学考虑更多的是学生的安全问题,教学安全、出校园教学的交通安全;二是采用冰雪进校园有地方,没有设备,教育没有资金预算也很难申请到相关投入。

  如果是培养个人爱好,这笔学习费用也不低。根据此前《天府早报》的报道,成都市的花样滑冰每节课价格均在200元以上,课时半个小时左右,一般一年时间才能学习完花滑的基本内容,费用一万元左右,加上购买花滑的基本装备,这项冰上运动人均起步价超过两万元。

  目前,新疆各地大力普及冰雪运动,在阿勒泰、乌鲁木齐等地开设中小学生滑雪、滑冰课程。阿勒泰市开展了“雪都全民进雪场”活动,在冬季,中小学生每周都有一节滑雪课,上课地点就在滑雪场。

  史志强表示,这为新疆冰雪运动打下了更坚实的群众基础,有助于培养出更优秀的冰雪运动员,还将扩大新疆冰雪旅游的消费人群。

  他说,滑雪场毕竟有淡季旺季,建议给滑雪场一些补贴政策,比如大学生上体育课期间到滑雪场,可采取雪场按照成本价接待学生,政府再给予补贴的方式。这也是很好的落实3亿人冰雪运动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