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焦点图片

图文:汗血宝马汗珠是无色透明的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4-29 18:33

  传说中汗血宝马在奔跑时,会流出血红色的汗水。这传说是真的吗?昨日中午骄阳似火,一匹汗血马在马场上跑了十多分钟后,记者看到,从马身上流下的汗水晶莹如珠,未现一丝红色。记者用手抚摸汗血宝马的颈部和背部,手上沾到的汗水也都是无色的。

  本报记者胡勇谋 通讯员王毅胡烈山 实习生王颖 田智 吴细玲 摄影:记者李辉

  一批汗血宝马历经长途奔波,近日抵达武汉(本报6月25日B04版曾予报道)。《史记》中记载,张骞出使西域,归来说:“西域多善马,马汗血。”故在中国,两千年来这种马一直被神秘地称为汗血宝马。昨日,带着读者的疑问,记者再次走进东西湖柏泉东方马城驯养马基地,零距离接触汗血宝马,它们仪态优美,速度惊人,但“汗血”只是传说,并非事实。这些宝马在这里度过一个月的隔离期后,将进入武汉东方马城,开始繁育、竞技训练之旅。

  穿上全封闭的白色防护服,记者走进马场,眼前出现一排排长长的马厩,在最外端的两排,是汗血宝马的“起居室”,地上铺着干燥的锯末和稻草,每匹马的房间16平方米,比普通马房大出4平方米。

  看到有人来了,所有的马一起探出头来。东方神马集团马业开发部经理胡陈杰说:“它们聪明得很,有着相当于三岁以上小孩的智商。”“这匹最贵,价值千万元。”胡陈杰指着一匹通体白色的汗血宝马说,它是俄罗斯汗血马的选秀冠军,颜色也是最尊贵的白色,皮肤是粉红色。汗血马一般价值百万元,再根据其比赛成绩上浮身价。

  6月初,经过10天10夜的长途跋涉,42匹来自俄罗斯的良驹宝马,从莫斯科乘专用的运马汽车经新疆,抵达武汉,其中31匹汗血马、11匹奥尔洛夫马。为迎接这批新客人,湖北省出入境检验检疫局做足了准备,对指定隔离场进行了多次彻底消毒,对饲养人员和管理人员开展动物防疫、饲养管理等培训。

  汗血马本名阿哈尔捷金马,原产于土库曼斯坦科佩特山脉和卡拉库姆沙漠间的阿哈尔绿洲,是经过三千多年培育而成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马种之一。汗血马从古至今繁衍生息,从未断过血脉,目前在土库曼斯坦、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都有阿哈尔捷金马。

  汗血马头高颈细,四肢修长,皮薄毛细,步伐轻盈,力量大、速度快、耐力强。记者发现,好几匹马的后腿下端有着对称的两块白斑,这就是传说中的“马生双翼”。

  昨日上午10时,记者跟随检验检疫部门对这批马匹进行抽血化验,多匹马不配合,对兽医又踢又刨。

  给马配上笼头和衔铁,还是控制不住,两名马夫将缰绳死死勒在门柱子上,一匹栗色的公马踢着腿猛地摆摆头,笼头断掉了。“这家伙已经挣断两副笼头了。”专门从河北康熙马场聘请过来的驯马员范宝利说,他从小就驯马,汗血马确实最难驯,“这马听惯了俄罗斯语,现在对汉语还不太适应。”

  很快,马房内的马一起嘶叫,像是抗议。“普通国产马只能跳80厘米,这些家伙最低都能跳1.3米高,在平地上跑1000米仅需要1分07秒。”范宝利说。

  范宝利不停地抚摸着马的脖子,安抚它们,“马是有情感的动物,你对它好,它脾气就好,还会用头蹭你。如果你对它不好,打它,它就会踢人,汗血马更是敏感易受惊吓,会记仇。这些马刚来都不让骑,个别家伙还不让摸头。”

  传说中汗血宝马在奔跑时,会流出血红色的汗水。这传说是真的吗?昨日中午骄阳似火,一匹汗血马在马场上跑了十多分钟后,记者看到,从马身上流下的汗水晶莹如珠,未现一丝红色。记者用手抚摸汗血宝马的颈部和背部,手上沾到的汗水也都是无色的。

  胡陈杰说,其实马奔跑时不可能“汗血”,如果真那样,马会因为失血而死亡。汗血马毛短皮肤薄,皮下血管密集,在奔跑时血管充血扩张,加上皮肤泛红,在阳光下看上去好像在流血一样,这种现象在白色的阿哈尔捷金马身上表现尤为明显,给人以流血的错觉,这就是“汗血”的由来。

  为了照顾好这些宝马,马场特意配备了由4名来自河北张家口的专业驯马员组成的养护小组。

  凌晨4点左右,养护人员就会给马儿送去早餐。养护人员席歆伟会说:“它们一天吃四顿,晚上9点有夜宵,每天外出活动两次。”马每顿要吃来自内蒙的干草、胡萝卜、10个鸡蛋和一咖啡杯的油,“鸡蛋只吃蛋清不吃蛋黄,每匹马每个月伙食平均要花费一两千元”。

  兽医部主任程德军说,这些马的一部分将成为“种马”,让这个神秘而古老的品种在武汉进行繁育。一匹母汗血马会产生三四个受精胚胎,但只产一匹马驹,为了提高繁育效率,工作人员会将另外几个胚胎移植进入国产母马“借腹生子”。此外,还有部分汗血马将进入竞技场,参加比赛,专攻速度赛和障碍赛。

  据工作人员介绍,普通市民可以一览宝马风采,但不能骑乘,“因为它们太珍贵了,除非有被淘汰下来的马,可以向马术爱好者开放,此外,这些汗血马中的大多数,一般人肯定驾驭不了。”

  这些宝马通过人工繁育后,它们的后代将进入赛马市场,由于“血统高贵”,身价自然不菲,它们将奔向全国各地的赛马场和养马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