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焦点图片

小牛看马:家有马场的蒙古族女孩 爱马令妈妈吃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5-30 19:10

  近年来,随着马术运动在我国的普及和发展,许多人对这项运动已不再陌生。在一些城市,亲子骑马热渐成一种时尚受到人们欢迎。在一些高校,马术类专业和社团如雨后春笋般涌现。拿北京来说,现已有5所高校成立了马术类社团,分别是清华大学、北京体育大学、北京林业大学、北京航空航天大学和北京工业大学。

  本期《小牛看马》邀请到了北京航空航天大学马术社的陈泽月同学,一起来听听她与马儿的故事。

  陈泽月是一位蒙古族女孩,老家在河北。由于自己家里开马场,所以她很小就开始接触马术。“我大概13、14岁就开始在俱乐部系统的学习马术了,随着水平的提高会逐渐参加一些比赛,16岁拿到了第一个冠军。”陈泽月补充道:“还记得当时是和哥哥一起在暑假学习马术的,我学的是西部马术,主要有绕桶、竞技以及二十一秒之类的。”来北京上大学后离家远了,再加上课业压力也越来越大,陈泽月骑马的时间不像以前那样充足。但只要每次回家,她都会拿出相当一部分时间与马儿呆在一起,她说自己已经离不开马了。

  和许多人学骑马的初衷类似,陈泽月小的时候体质不太好,生活在城市也没有多少外出的机会,于是父亲就想让她在自家的马房锻炼下。为了更好的与马接触,那段时间陈泽月和骑手们同吃同住,每天早起打扫马圈清理卫生,人与马就像生活在一个屋檐下的一家人。开始骑马后她更是被这项运动的魅力所折服,她说:“马术是力量与美的体现,跨上马背会给人带来一种平时找不到的征服感。有时候你会热血沸腾只想往前冲,有时候你也会安于享受马背带来的宁静。”

  接受采访时陈泽月给人的印象是开朗、健谈和幽默,但是据她透漏小时候的自己则是一个性格孤僻、不会主动和人接触的孩子。可能正因为如此父亲才从小培养她学习马术,多尝试与人沟通和团队合作。后来随着比赛增多,陈泽月在公众场合露面的机会也越来越多,她经常会接受一些采访,胆子也慢慢练出来了。谈到比赛中人与马的关系,她说信任永远是第一位的,马既是自己的朋友也是自己的老师。“赛场上情况瞬息万变,面对未知的挑战,人和马只有相互信任才能克服,所以人和马必须是好朋友。此外通过日常与马的相处,我学到了相互尊重和团队合作,对于生命和自然的理解也更深刻,所以马儿也是我的老师。”陈泽月颇有感触地说道。

  由于自身具有良好的马术功底,再加上学校老师的提议,所以在大学成立马术社对于陈泽月来说是一件水到渠成的事情。她回忆社团成立时的情形说道:“在那一年的北京马协年会上,陈彻秘书长提到正在做大学生马术的事情,问我们有没有兴趣成立一个社团?当时学校的老师也表示支持,回来提交申请后很快通过了,社团就这样办了起来。”其实对于在大学成立社团陈泽月还有另一方面的考虑:大学生作为一个高知群体,在学习能力和语言技能方面拥有天然的优势,大学生加入马术不仅能让自身接触到这项有魅力、有潜力的运动,同时也利于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例如在全国大大小小的马术赛上,从骑手、媒体到志愿者,随处可见大学生活跃的身影。

  北航马术社成立后的第一次招新有300多人报名,现在经常参加活动的社员固定在100人左右,在同类社团中已算是相当不错。日常举办的活动包括去俱乐部学骑马、做义工、校内讲座、观赛和志愿者活动。放长假的时候也会组织大家去野骑,感受草原风情。陈泽月说:“对于这些活动大家的反响很积极。虽然现在已经进入考试周,社团的活动都已经停了,但近期还是有些同学会私下问我们能不能推荐一些俱乐部去学骑马,大家的热情真的很高涨。”有关下个学期的活动计划,她表示想联合其他学校做一些冬令营或者夏令营的体验活动。她说:“亲身体验作为马工和骑手与马接触的全过程,才能更好的了解和认识真正的马术。”

  社团办活动也不全是一帆风顺,陈泽月讲述了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起意外“事故”。上学期她曾带领社员去做户外骑乘,老板在骑乘前问她会骑马吗?她自信地说没问题,上马前没有戴头盔也没有检查马的装备。结果在骑乘途中,她骑的马水勒断掉导致她直接从马背翻了下来。想起当时的场景她还心有余悸,她说:“从马背摔下来后脑子都快蒙了,赶紧让所有的人立即下马检查装备。当时心里既后怕又暗自庆幸:幸好摔下来的是自己,要不然真就麻烦了。”这件事也给她今后做社团敲响了一次警钟,对于一个有多年经验的骑手尚存在如此大的风险,普通人更不用说了。所以在社团之后的活动中,事关安全她不敢有半点马虎。“安全是一切的前提,对任何人都是这样。”她严肃地说。

  家里有马场,所以陈泽月从小就开始养马。她养过很多马,但最爱的是一匹青灰毛色的阿拉伯马。谈到自己的心爱马儿,她打开了话匣子:“这匹马出生时是我接生的,她第一次晒太阳是我抱着出去的。她从小就很粘人,我到哪她都会跟着我,直到现在她一看见我都会大老远跑过来以示亲近。”她还说:“马儿是有灵性的动物,可以感受到人们的爱。有时候她训练结束回到马房,经过我的门口时会停下来向里面望去,仿佛在说你为什么不出来见我。”“有人问我这匹马并不是特别漂亮,为何偏偏喜欢它呢?我想可能是因为我从小陪伴她一起长大,这就是缘分吧。”

  因为陈泽月的偏爱,这匹马在马场享受到了特殊待遇。有时买家到马场看马,觉得这马不错上前询问价格,教练都会笑着谢绝对方:“这是我们老板女儿的马,不会出售的。”在她的辛勤打扫下,这匹马的窝永远比别的马干净,吃得草也更好一些。马到了四岁多的时候怀上了小马宝宝,分娩的时候早产一个月,当时是早上六点多,陈泽月还在学校宿舍的睡梦中。但当得知这个消息后她眼泪止不住就留下来,顾不上打扮把头发扎起来就回家了。“要知道我平时是一个很注重外表的人,但那次真是顾不上了。回到家后妈妈见到我说:“你妈生病的时候也没见你这么着急回来看过。”我觉得她是有点吃醋了。”陈泽月笑着说。

  关于高校马术未来的发展趋势,陈泽月有乐观一面但也有担忧。目前马术在中国的整体势头很好,各高校的马术社团也在不断建立。北京作为全国马术的中心,目前已有5所高校成立了专业的马术社团,这个数量预计明年还会进一步增长。但由于马术本身是一项小众运动,大家对于它的认识和了解还远远不够,所以还是要加强宣传力度和曝光率,让更多的人开始了解并参与进来。她期望未来高校马术社团可以成立一个联盟,将大家的力量凝聚起来,用合力去推广高校马术运动,就像滚雪球一样越滚越大,高校马术社团终会闯出自己的一片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