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
焦点图片
马房管理

马术赛事之你有鸟巢大师赛的高端大气上档次我

点击量:   发表时间:2019-04-11 11:56

  前一周刚参加中国首个四星级的马术比赛,这周又赶上北京马展的参展,直播《全国马术教练教学竞赛》,还没撤展就飞来杭州。

  原定的赛事解说贾海涛突然家中有事,主办方连夜邀我做赛事解说,原本这个赛事我也会带2个申申马术集训营的学生参加,自己也顺便参加比赛,临时受命。

  这届的浙江马术联赛在湘湖马术俱乐部举行,第三次踏进这家俱乐部,又刷新我对它的印象。

  第一次去是三年前,马房刚建成,其他基本就是工地,道路都还没有通,连喝口水的地方都没有,第二次是在去年,一切初具规模,江南建筑风格的秀美与精致已尽现。

  让我印象深的是这里的马房管理,马房并不大,马也不多,通道一尘不染,没有一根杂草,垫料干爽整洁,没有超过2堆粪便,整间马房没有一丝异味,不像某些马房进去辣眼睛。

  所有的鞍具水勒摆放有秩,衔铁洗的锃亮,皮质件清洁滋润,一切体现出总教练灵龙管理的精细到位。

  这次来,一切又变了,会所和室内场已经建成,让北方人羡慕的就是江南马场的精致景致,北方无论多高大上的马场都不能比拟,天一冷就光秃秃,灰蒙蒙。

  全国走访的200家马场,要说建造的精细和秀美,当推浙江的这两家湘湖和乾骉。

  浙江的马术发展在国内是最快的,江浙地区起步较晚,但富庶的经济基础和敏感的商业嗅觉,使得比赛动辄三、四百人马组合参赛,而北京虽是全国楚翘,但那是集全国之精英。

  这次浙江省联赛湘湖站的比赛,由于马房和马匹的限制只有170人马组合,否则又会创记录。

  赛事参与多了,从没星到5星,比赛本不会太吸引我,但那有温度的赛事气氛倒有种回家的感觉。

  一家俱乐部第一次承接这么大规模的比赛,疏漏和忙乱是自然,但大老板亲自挂帅,总教练各方协调,强大的赛事官员团队,亲切友善的各参赛队伍,更像是好友聚会的节日。

  我到达赛场,老板请我们裁判团吃饭,然后送我回酒店,在他的保时捷里,掏出刮胡刀,边开车边刮胡子,抱歉的说忙的忘了,为赛事的付出尽在不言中。

  马术的发展在浙江也就是近几年的事,整体水平还不能和北京相比,但新晋人群的进入已不可小觑,大有后来者居上的态势,而且不像北方一些城市单纯注重障碍的发展,在贾海淘的推动下,舞步教学和赛事也得到了应有的重视。

  作为赛事解说,我有些不务正业,坐在裁判台,望着满场的围栏广告,不得不慨叹浙商的精明,这样一个俱乐部联赛,要在北京基本是拉不到赞助的,而这里的商业气氛甚至超过很多大赛,现场的观众人数也是令北京的赛事汗颜,空旷的看台似乎还是参赛者自娱自乐的游戏,而这里才是马术的嘉年华。

  赛事的级别虽然不高,但丝毫不影响质量,赛事裁判长是中国最高级别舞步裁判,国际马联2星级舞步裁判,1星级障碍裁判,赛事兽医是国际马联赛事兽医,路线星级路线设计师,而且这次拿出了高水平的设计,在场地较小,场中间还有两棵树的限制下,摆出有技术含量,有观赏性的路线,对无论是教练和学员还有马匹的调教都提出了要求。

  另外,积分赛的引入,增加了兴趣和观赏,魔鬼障碍让骑手用头脑骑马,团体赛既引发对抗,又促进团结和发展。

  说了那么多好的,不说说问题似乎不是我的风格,比赛中很多骑手被淘汰是因为对规则的不熟悉,没行礼等裁判铃声就开始比赛,比赛结束继续跳跃障碍,进场直接穿越起点线,透露出教练的不足,再到舞步的完成质量,更透露出日常教学的薄弱和马匹调教的缺乏。

  还有一件事让我极其诧异,我的一个江西的小学员只有8岁,第一次参加比赛,就拿了舞步初三级的冠军,我在解说时就发现孩子的骑士服太大,还开玩笑说妈妈一定是省钱让孩子多穿几年,主持颁奖礼时让她和另一个随后颁奖的小孩子临时换下衣服,孩子妈妈和一个年纪相仿的男孩商量,男孩也同意,突然男孩的妈妈跑过来大喊大叫:你们都不和我商量,把我儿子冻病了我找谁去,更为甚者,在换回衣服时,冲她儿子大声喊道,让她先脱,把衣服还给你你再脱,让她冷着。

  我真的恍惚了,不提马术培养骑士精神,单从子女教育上,男孩子不应该更有承担吗?当着孩子和我们的面,这样大喊大叫,不依不饶,剩下2个单纯的孩子懵逼的看着他们不懂的成人世界。

  这个事不大,但让我思考很久,马术到底给孩子带来什么,能带来什么,应该带来什么,更需要教育的不是孩子,而是家长。在赛场边向比赛马匹投掷水瓶的孩子是该被责罚,还是他们的家长呢。